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

轻信“标签男友”,说好的爱情财富创业都是坑

  一次美丽邂逅,让单身的美女高管坠入一位“标签男友”布下的情网不能自拨。因其帅气深情的形象,精明的女高管在只知道对方姓名的情况下,不仅以身相许,而且还赠以…

  一次美丽邂逅,让单身的美女高管坠入一位“标签男友”布下的情网不能自拨。因其帅气深情的形象,精明的女高管在只知道对方姓名的情况下,不仅以身相许,而且还赠以重金帮助男友创业。

  殊不知,这枚“标签男友”是一个早已混迹于江湖并染上吸毒的无业人员,凭借俊朗的外貌和拙劣的演技,让热恋中的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!
轻信“标签男友”,说好的爱情财富创业都是坑

  邂逅温情,

  抚过曾经的伤痛

  陕西省西安市某大型公司下属的长虹分公司副总经理龚敏,应邀前往重庆参加分公司的新年团拜会。第二天下午处理完事情之后,她坐上了当晚的列车返回西安。

  龚敏是陕西省安康市人,父母均在市内一所中学任教。年仅38岁的龚敏被提拔为集团公司宝兴公司副总经理,分管业务。

  龚敏坐的是18号下铺,在她对面下铺的是一个看上去不到30岁的小伙子,高大帅气,木讷中透出几分智慧。上车后正好是晚饭时分。坐在对面的小伙子吃了一个盒饭,见龚敏一直躺在床上看书,就关心地问她:“姐,你不饿吗?到西安得明天早上啊。”小伙子很热情地拿出包裹里的米花糖,说:“姐,您随便吃点儿,这可是我家乡正宗的特产江津米花糖。”龚敏放下书本坐起来,吃了他送到面前的一块米花糖,两人就开始闲聊起来。

  小伙子告诉龚敏,他姓王,重庆江津人,在重庆一家汽车配件公司做业务主管。龚敏说自己在集团公司属下的长虹公司上班。小伙子说他知道那个集团,是一家很大规模的国有企业。“一看姐这气质就不是底层打工的,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有什么业务往来呢,姐给我一张名片吧。”龚敏想了想,觉得这人朴实真诚,就从包里拿了一张名片给他。小伙子接着说:“姐,我名片用完了,我手机可加微信,你加我吧……”

  第二天早上,列车到达西安站,临下车时,小伙子很热情地又送了她两包米花糖,要她带回家尝尝。

  2月7日,大年三十的晚上,龚敏的手机上收到一条很温馨的问候短信,号码并不熟悉。于是回了条短信:“不好意思,请问你是?”想不到对方竟打来电话:“姐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是王飞啊!咱们那次一起坐火车到西安……”龚敏这才想起来,连忙说:“呵呵,谢谢你还记得我,你回江津老家过春节了吧?”两人在电话里聊了起来。

  “我这两年挺害怕过春节的,宁肯一个人待在西安也不想回家……”小伙子告诉龚敏,“我未婚妻去年患心脏病去世了,每到春节就特别想念她。后来别人也给我介绍了不少对象,不知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动心了,好像自己的感情都被她给带走了……”

  听到这些,龚敏沉默了,久久地没有说话。电话那头的王飞并不知道,他的这番话深深触动了龚敏内心的痛。

  原来,在13年前,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龚敏在一次朋友生日聚会上,认识了市内的一名法官杨晋,两人谈了一年多的恋爱就结婚了。郎才女貌,他们的被亲友看着是完美的结合。婚后不久,他们的女儿杨玲玲出生,一家三口生活得幸福而宁静。

  不料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那年夏天,杨晋去一家企业调查破产案的时候,半路不幸发生车祸,司机重伤,他和另一名法官经抢救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妻女。

  这一打击对龚敏来说是致命的,女儿未满3岁就失去了父亲。她请了一年长假在家守候着的遗像,终日以泪洗面。为了让大女儿再婚,父母不知给她打了多少电话,但龚敏似乎已经心如止水,为避免父母催促她再婚,她也很少再回老家过年了。

  这晚,他俩一下聊了三个多小时,小伙子的温情问候,细腻周到的关心,让龚敏内心涌出一种久违的激动,拨动了她内心深处那根休眠的琴弦,直到凌晨2点,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。

  惊喜之爱,

  掩藏无情的阴谋

  正月初六下午,王飞给龚敏打来电话说他很快就要上班了,想请姐吃个饭,不知姐愿不愿赏脸。正好那天女儿去她小姨家玩了,龚敏一个人在家,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在餐厅,两人要了一瓶红酒,边喝边谈起了自己的事。小伙子说他26岁,毕业于西安商贸学院,现在是西安大众汽车配件公司的业务主管。

  在酒精的作用下,一向很克制自己的龚敏向这个比自己小14岁的大男孩倾诉起了自己对亡夫的思念:“这些年来我一直无法忘他,那个时候我们多么恩爱啊,他每天早上都冲好牛奶放在床头……”

  龚敏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,王飞很体贴地将面巾纸递在她的手上,还拿起一张面巾纸替她擦拭了一下。这一看似随意的动作,让龚敏眼里放出了柔情的光芒。

  吃完饭之后,龚敏有些难为情地说:“真不好意思,第一次吃饭就向你诉苦……”王飞说:“看姐说的什么话?像你这样重情义的女人,现在已经太少了,让我感动……”龚敏说:“你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啊……”

  到家之后,她收到了王飞发来的一条短信:“往来红尘都是爱,缘去之后缘会来,今宵偶遇一知音,一曲怎表爱慕情”!让龚敏心底泛起阵阵涟漪。

  事后,龚敏对王飞说,那一条短信让她当时怦然心动,好像尘封多年的突然复苏了。

  这次相聚之后,龚敏将王飞当成了上的寄托。几乎每天晚上关机之前,两人都要在微信上聊半个小时。龚敏出差在外的时候,王飞总是打电话到宾馆,一再告诫她不要喝酒、不要熬夜,两人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情意绵绵。

  6月3日这天是龚敏的40岁生日。那天晚上,在东郊的一个度假山庄两人约好庆祝,王飞穿着干净的T恤和休闲裤,推着一大束百合和烛光蛋糕走了进来。“生日快乐,祝你重获幸福!”

  摇曳的烛光下,鲜花的香气弥漫在整个房间。龚敏充满了感激,这么多年来,她几乎第一次这么毫无防备地享受一个男人的关爱,眼前的这一切都让她无比温暖。这天晚上,他俩在别墅宽大的双人床上度过了一个美妙激情之夜。

  几天后,龚敏终于鼓足了勇气,决定再给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。她先带王飞和见了面。让她感到十分宽慰的是,王飞耐心细致,还经常买一些玩具和零食,很快就和打成一片,这下她彻底放心了。

  接着,龚敏带王飞去了妹妹家,还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带王飞回了趟安康。女儿好不容易决定再婚了,龚敏的父母欣喜不已,对王飞也是客客气气。

  一段时间后,龚敏带王飞见过了所有的亲朋好友,并开始正式筹划婚礼,但她从没仔细询问过这个未婚夫的工作。因为龚敏事业有成,经济不成问题,她并没有把王飞的工作当回事。

  痴情与轻信,

  让她踏上不归路

  春节后的一天中午,王飞在和龚敏吃饭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他很不耐烦地说:“我知道这是个好机会,可是我没钱入股,算了,机会再好也没有办法呀……”

  见王飞心情不好,龚敏就问他什么事,王飞轻描淡写地说:“我们公司现在进行改革,入股18万元就可以成为股东,我现在手头只有10万元,我想还是算了……”

  龚敏想想,说:“你入股吧,我给你筹点钱。我们俩在一起了,我这些积蓄就当是你的创业基金了。”当晚,龚敏将一张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交到了他手上。

  4月8日,王飞和龚敏商量说,他想承包公司的经营二部,但至少需要30万元资金。龚敏说:“只要你愿意创业,我都会支持你,要有事业。这样吧,我再给你20万元,你先把这事定下来,我哪天有空了再去你们公司看看。”龚敏又将20万元现金卡交到王飞的手上。

  4月17日晚上,王飞又说:“明天有个重要客户从广东过来,我想借你的车去机场接他。”龚敏说:“这车是公家的,你用完要马上还给我。”龚敏放心地把车钥匙交给了他。

  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多,龚敏给王飞打电话却一直关机。她这才发现自己除了知道王飞的手机,连他办公室电话都不知道,她连忙通过114查询到了大众汽车配件有限公司的电话,对方很肯定地说,公司没有这样一个高级主管,只有一个叫王飞的业务员,但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出差,而且是一个有妻儿的已婚。

  龚敏惊讶地挂了电话。难道自己真的被骗了?这时她才突然醒悟到,这个拿走了她30万现金、一部车、一年感情的人,她居然连他的单位、家庭住址都不知道!

  从下午五点钟一直到凌晨,龚敏不停地给王飞打电话、发短信。然而,他仿佛一下从人间蒸发了。那天晚上,龚敏一点觉都没睡,不停地发短信,打电话却始终没回音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龚敏来到大众汽配公司,了解到所有的事都是无稽之谈。赶回公司的业务员王飞听了龚敏对“王飞”长相的描述,想了想说:“很可能是一个重庆的打工仔,别人叫他胖哥,他曾经搞过传销,嘴巴很能说。”龚敏这才得知,那个自称王飞的人真名叫李舰。

  回家之后,龚敏打电话给妹妹,把前后经过告诉了妹妹。妹妹很吃惊,说:“那你得赶快报警啊,你这是遇上骗子了!”龚敏摇了摇头:“我不想报警,传出去太丢人了。现在那辆车子要马上追回,不然不好向单位交差。我要到他老家去一趟,当面问问他……”

  4月18日,龚敏向单位请了几天假,准备奔赴重庆。临出发前,她又抱着一丝侥幸向“王飞”的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:“李舰,我准备马上到重庆去找你,我只要求你归还我单位的那辆车,其他算我送给你了。如果你不出现,我会报案的,你无处可逃。”

  没想到的是,这一条短信竟然得到了回答:“那你过来吧,我在朝阳路仁和小区侧门等你。”龚敏大吃一惊,立即出门拦了一辆的士,赶往仁和小区。刚一下车,龚敏又收到了对方的短信:“我在你身后青风苑那栋楼二单元1305室,你上来吧。”龚敏转身就上了台阶。在进楼梯间的一瞬,龚敏停顿了一下,她给妹妹打了个电话,可是手机一直无人接听……

  就是这样一次孤身前往,龚敏再也没有回来。这个本该由警察来完成的事情,在她的犹豫和冲动下,急转直下,演变成了一场惨剧。

  那天,她刚刚推开1305室的大门,还没开口说话,就被一把事先准备好的铁锤猛击了三下头部。她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确认龚敏死亡后,李舰将其尸体藏匿于卧室的床底下,准备肢解后分批处理掉。

  下午一点多钟,龚慧上完课后看到了姐姐的未接电话,回拨过去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到晚上都没有再开机。当天晚上11点,龚慧来到辖区派出所报案。

  经审讯,李舰系重庆永川金龙镇瓦房村人,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四处打工,先在一家建筑公司打工,后因偷盗材料被除名,从此混迹于江湖并染上吸毒。2010年因参与传销被广西警方行政拘留15日。据他交代:“在火车上看到她第一眼,我就知道她是个有钱的,于是接着骗取了她的感情。没想到她这样轻信人,如果她到我说的公司去看一看,我的戏就穿帮了。她给我20万元钱的时候,说是要去公司看看,我就担心事情会暴露,因此想把她的车骗走后失踪。后来,她已经知道我的姓名和住址,并威胁说要报警,如果她不报警,我也不会杀她……”李舰交代这些时显得很无奈。

  目前,此案已由检察院起诉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厉惩罚。

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。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!

作者: ms173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88333373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